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遗址杂谈

城头山,在世风的树梢上摇曳

时间:2011-6-26 16:36:37 来源:未知 作者:中国文物信息网 点击:2985次

     沉睡6000年的古城,被一锹探铲惊醒;尘封6000年的迷雾,被双双慧眼洞穿!城头山,堪称20世纪澧阳平原一个惊世骇俗的发现。

    “中国最长的城是长城,中国最古老的城是城头山城”。这是广告语言对城头山饱含激情的表达。经过数百名考古工作者长达11年的辛勤解密,一座大溪文化早期中国最早古城在专家学者的齐声论证中得以崭露峥嵘。在中国历史史前文明那一页,有着太多的定论,专家们对城头山学术价值的认定便显得格外谨慎。尽管如此,在城头山开始发掘的第二年被认定为屈家岭文化早期城时,还是被评为了当年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当考古工作者找到了距今6000年的第一期夯土城墙时,又再次被评为了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随着一系列重大考古发现相继问世,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就不再是一个精确的概念。冥读无字的书目,放飞想像的翅膀,从筑城垒土细密的夯窝,我们看到了先民洒下的汗水;从榫卯结构精巧的木构件,我们感受了先民无与伦比的智慧;从灌溉设施完备的汤家岗文化(距今6500年)时期的古稻田,我们找到了华夏大地第一粒人类文明的种子……

    城头山是一壶6000年的陈酿,瓶盖开启便沁香四溢。城头山更是通体散发着泥土芬芳的千年老店,货柜上摆满先民的智慧和创造。城头山横空出世,让远古与现代开始了又一次密切的文化对接。城头山不加雕饰、步履从容地向我们走来,展示出来的远古文明为日新月异的现代文明平添了几许厚重,城头山深厚的文化积淀极大地缓解了有识之士对“文化荒漠化”的深深焦虑,城头山朴实无华的面容又会让我们开始重新思考文化的真正内涵。

    城头山作为一个文化命题,理应受到文化层面的关注。从人们关注的目光中蕴含文化含量的多寡可直接感应出所获得精神力量的强弱。然而让人深感遗憾与不安的是,在这个充斥着浮躁、功利等恶性元素的现代文明社会,处处可见城头山随风摇曳的身影。世风熏染,城头山正在失却文化的亮色;利益驱动,城头山又正在从独有的精神高地全线退守。因为人们对城头山心猿意马的关注,古朴的城头山变得蓬头垢面;因为人们对自身文化意识缺失的惶恐,城头山不过被当成一件似真似幻的“皇帝的新衣”;因为人们在名利的驱使下进行的“不惜一切代价”的炒作,城头山又让人辛苦让人痛……

    这是一个精于炒作也分外依赖炒作的时代。“炒作”是现代文明社会一个极大的悖论。一方面炒作者都是一番良苦用心,另一方面炒作者又因为浓厚的功利色彩在进行着无端的消耗,或者对炒作对象构成莫大的惊扰。城头山酣睡6000年得以重见天日,自是城头山的幸运,城头山赶上这个炒作时代,又徒增悲哀。“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炒作的力度越大,越说明世俗人们对城头山的冷漠。炒作的结果无疑会为一个地方带来短暂的福音或者预期的某种效应,但是炒作之于社会,更像强心针之于一尊身患重疾的躯体,离了它就会要死不活。城头山是用心考古的结果,考古在追风赶潮的今天几乎被沦为弃儿。在炒作大行其道的当口,人们已无暇顾及考古,哪怕读一点点史书。炒作丝毫不能将一颗颗浮躁的心灵收拢,甚至最终沦为浮躁的元凶。“看不懂”是人们走进城头山的第一感觉。很难想像经过数千年进化的现代人竟然不懂原始。当人们迷失在声色犬马和光怪陆离的现代生活方式之中而不能自拔的时候,古旧如陶釜、祭祀坑、夯土城墙之类,自然就晦涩如天外之物。经过大肆炒作后的城头山,的确一度游人如织,旅游开发商更是跃跃欲试,炒作者预期的经济前景也令人乐观。是的,人类的生存离不开经济,人口大国的人均经济占有量实在太低,经济对一个地方的发展而言,是硬得不能再硬的“硬指标”,我们不能指望“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只能指望在最短的时间获得最可观的经济。——这,就是炒作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