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遗址杂谈

救城计中计

时间:2013-8-29 17:20:22 来源:未知 作者:城头山 点击:6636次

                                       一、大旱
     话说远古的时候,洞庭湖边的澧水平原上,有一座富足强盛的古城,叫城头山城,主要以制陶种稻为生,为防外族侵入,筑有高大的土城墙,开凿了宽宽的护城河,日子过得平静也安逸。
    不想这一年,却遭遇特大干旱,正是稻子抽穗时节,稻田干裂,如果继续下去,将颗粒无收。
    城头山德高望重的老祭师与弟子二人没日没夜在祭坛祈神求雨,终因祭天无望,惹怒了首领,下令如果十天内再求不来雨水,就让老祭师拿自己活祭。
    老祭师不怕死,但他替城头山急啊。他的弟子叫盘森,聪明好学,是一位高徒。他比师傅更急,他是替师傅的性命担忧。
    这天,盘森登上高高的护城墙,环望四周水位渐低的护城河,苦思冥想老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能救师傅的绝妙办法。
    他赶紧去告诉师傅,如果能在老河口筑一道堤坝,拦截各支流的河水,使水位升高,城头山的干旱就能解决了。
    老祭师听了,摇头说道:“这个办法大家老早就想过,行不通啊。老河口是水云部落的地盘,容不得城头山做主。两家生死冤仇这些年了,都想着如何灭掉对方,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水云部落一直是以捕鱼为生,在老河口筑坝截流,下游就没水了,鱼就没法生存了,这无异于要他们水云部落的命。”
    不料盘森却大不以为然,“这些我都知道,但我有办法能让他们主动筑坝。”
    “真的吗?你不妨说说看。”
    “现在我不能说,说出来您就不会同意了。如果不是考虑师傅的生死,我也不会想到这个办法的。”盘森似乎已经下了决心,“请师傅恩准,弟子现在就去水云部落商讨此事。不过,弟子这一去,他们不会轻易放我回来,可能要等到冬季才能回城头山了。”
    老祭师知道弟子的性格,也就不再追问,点头说道:“如果你能让城头山的庄稼不再受干旱,那就不妨试试吧。”
    盘森又说:“如果我在冬季最冷的时候还不能回来,您一定要赶在三更前,替我在城墙上彻夜燃上火堆,这一点您要切记!”
    老祭师听了,心里不由一紧,当地习俗只有送死鬼,才彻夜烧火堆的,弟子莫非准备去死?于是交待道:“到了水云部落,时刻保重,千万别拿性命当儿戏!”
    盘森点点头。当天,他就辞别师傅,去了水云部落。
                                      二、献计
    盘森对水云部落非常熟悉,没费太多周折,他就准许与水云部落的首领见了面。
    盘森开门见山地问:“首领大人,我早就听说,只要谁能出主意帮您灭掉城头山,谁就可以得到您女儿?是这样吗?”
    “没错。”首领不冷不热地答道。他见多了这样的年轻人,都是冲着他那漂亮的女儿来的,但都是故弄玄虚者,没一个真能拿出切实可行的好主意。
    “好!我今天就是为这事来的,我有办法帮您轻易灭掉城头山。”
    首领仍然不拿正眼瞧他,“你不妨说说。”
    “趁现在有水,抓紧在老河口筑一道堤坝。”
    “哈哈,你把我当傻瓜啊!筑坝蓄水,解城头山干旱之危急,断我之鱼路。你真是聪明到家了。”首领说罢,朝屋外叫道,“来人,把这家伙扔到老河口喂鱼!”
    两个侍卫闻声进屋,反扭盘森的双手,正往外拖,突然闯进一个妙龄女子,正是首领女儿。
    这女孩叫妃儿,年芳十八,长得如花似玉。她老早就对盘森有所耳闻,知道他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大祭师,才不久在窗外无意看见他,仅这一眼,她就死心塌地爱上了这个人。她对首领父亲撒娇说:“父王,听人家把话说完嘛。”
    盘森也对妃儿早有好感,此时见她替自己说话,心下一喜,见机说道:“首领大人现在杀我,就是杀掉了一个绝妙的计谋。如果筑坝蓄水真如你想的这么简单,我敢前来送死?我也不是傻瓜啊!”
    首领听了,觉得有道理,忙示意侍卫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