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遗址杂谈

鼓王传奇

时间:2013-8-29 17:29:50 来源:未知 作者:城头山 点击:6774次

    澧水流域一直流传着一种习俗,老人去世后,出殡前夜,定会请上鼓匠,在灵堂里击鼓而歌,上半夜说书,下半夜送亡灵,亦称送歌郎,送歌郎的词调哀婉动人,情至深处,守灵的满座宾朋无不潸然泪下,灵前孝子孝媳更是恸哭一片。
    所以澧州人也把这种独特的民间艺术称之为孝鼓、丧鼓。至于它的由来,有很多种说法,其中有一个传说却鲜为人知。
    那要追溯到几千年前的城头山。
    当时部落与部落间为争夺地盘与食物,经常会发生战争,城头山因其强盛,历次都是赢家,逐步统辖了周边的小部落。
    可是这年初冬,城头山在围攻黑山部落时,却意外吃了个大败仗。原因相当诡异——杀人的鼓声。
    那时打仗,前方士兵拼命厮杀,后方则有鼓手击鼓助威。而这次黑山部落的鼓声却非同寻常,那鼓点极为暴烈怪戾,犹如万箭穿心,令人闻鼓丧胆。同时还伴有尖啸凄厉的石哨声、牛角声和好几种野兽的吼叫声。城头山的一个将领闻声就当场暴毙,接着阵营立马大乱,不得不收兵回营。
    不用说,黑山部落请到了老山中大名鼎鼎的鼓王兄弟。
    这兄弟俩一直在老山里以狩猎为生,在与各种野兽的交道中,慢慢摸索出了一手绝技:以不同的鼓点应付不同的野兽。鼓点激昂时,能使人心跳加快心律失常,顿时方寸大乱,以至丧魂落魄,这叫催魂鼓;鼓点悠扬时,能使人豁然开朗,心旷神怡,渐渐沉醉迷离以至安然入睡,这叫催眠鼓。
    除此之外,兄弟俩还有不少让人望尘莫及的绝活:一是口技,学啥象啥,惟妙惟肖;二是吹石哨和牛角,其音魔幻多变,时而行云流水,时而波涛汹涌;三是顺口溜,每次信手拈来,总能把笑的人说哭,把哭的人说笑。
    凭着这些绝活,闲暇时他俩也会走出老山,在外游历,按如今的话说,就叫流浪艺人。
    一传十,十传百,兄弟俩的名气越来越大。城头山的军师老鹰就想,如果能把鼓王兄弟收到旗下,把他俩的绝技用于战争,那作用就了不得了。可是,任你百般讨好拉拢,他俩总是一口回绝,坚决不肯出山。
    可让人想不通的是,这次黑山部落是用什么高招请到了鼓王兄弟呢?
    城头山的军师老鹰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派人前去打探,不几日,传来消息:鼓王兄弟已在黑山部落安家,其弟弟已与黑山部落的一个女孩成亲。这女孩眉清目秀,心肠又好,人称小仙子。
    有一次小仙子陪母亲前去老山敬神时,不慎跌伤,走不得路了,正巧鼓王兄弟中的弟弟路过看到,急忙给她敷上草药,并叫来哥哥,用树枝扎了一付简易担架,抬着小仙子下了山。
    这一送去,任性的弟弟就不肯回去了,他死心塌地爱上了小仙子。哥哥一直疼爱弟弟,凡事百般迁就,再加上部落首领热诚挽留,于是两人就留在了黑山部落。
    军师老鹰得知这些消息后,脑子里开始划起了主意,他吩咐属下,密切注视鼓王兄弟的动静,包括那个小仙子。
    这个冬季,城头山吃了败仗,不再挑衅,黑山部落的人们过上了安宁的日子。鼓王弟弟与小仙子恩恩爱爱,须臾不离。
    冬季一晃而过,春来了,小仙子的肚子也渐渐大了起来。俗话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这天早上,小仙子的肚子开始疼了起来,这一疼就是一天一夜,疼得她哭天喊地,要死要活。
    娘在边上急得毫无办法,她知道女儿是难产。
    鼓王弟弟更急,伏在小仙子身边不知如何是好,一边安抚她,一边喊着哥哥。可关键时刻,哥哥却不知溜哪去了,他对哥哥有了一点恨意。
    第二天清早,鼓王哥哥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他从老山请来了一位小巫婆,也就是当时的接生婆。弟弟这才知道错怪了哥哥。
    小巫婆在小仙子的身上摸了又摸,看了又看,脸色不由紧张起来,连装神弄鬼的巫术也不玩了,直接告诉大家:你们大老远把请我来,我就不糊弄人了,实话实说吧,小仙子怀的是个双胞胎,生下来很不容易,弄不好大人孩子都保不住,赶快另找高人吧。
    鼓王弟弟一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