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综合新闻

中国城头山世界稻作文明论坛

时间:2017-9-27 08:44:05 来源:未知 作者:未知 点击:39039次
史前古城遗址,四个是史前农业遗址。比如土耳其加泰土丘新时期遗址,高大的土丘,年代是公元前7500-6200,采用标准是第三点,就是文明的见证以及第四点作为早期人类聚落的一个典型的形状和特征。对于它的OUV阐述就是突出价值的阐述,可以看打并不是一个单项的价值阐述并不是一个单要素价值阐述,它的价值阐述里面包括了建筑、壁画还有体现了生活社会信仰这些,还有产业形态,农业、畜牧业还有狩猎,还有工具和城市化进程的展现。这就说明如果想用第三条或者第四条标准作为一个建筑聚落或者城市化进程的案例,一个文明的见证要阐述的不是它的单要素特征,如果只是说稻作肯怕是不够的,我们要说清楚文明社会文明的各个方面到底是什么性摆的,哪怕并不精确或者详细的,但是至少勾勒出一个轮廓这个文明到底是怎样的。
    还有塞浦路斯的遗址,也是公元前7000-5000年的文明,是在欧洲文化交流中具有重要地位,所以采用第二条标准,体现地中周边区域的建筑特质,所以选用了第四条这种特征。在这里可以看到除了阐述建筑形态,比如说房屋或者规划设计以外,还阐述了社会组织的杰作,这个体会了什么样的社会组织结构,什么样的发达程度,体现了什么样的公众生活和向阳,有什么社会普遍的结构特征,这个非常重要。现在有时候确实非常注重物质的描述,但是对它背后的很多社会结构的描述是不足的,前不久我也一起痰瘀讨论了两种设计文本的东西,对于最新的考古成果的论述是非常充分的,但是却能对当时的社会组织、社会形态,产业情况、宗教和信仰情况等等做出一个大致轮廓的描述,只是描述出土了很多玉器,大的水利工程,但是背后有多少人口在做这个事情,主聚落和次要聚落之间是什么关系,在这么大一个农业聚落里有这么大的稻田、水稻的产量去供养这些开矿、开玉矿做玉器的人,做这些大型水利工程的人,有没有航运的系统,漕运系统,有没有水渠,等等这些都没有任何描述。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文明的形态是非常模糊和扁平化的,所以说如果我们确实想用第三条标准,早期文明的见证,确实需要对它有更加立体的认识。
    阿联酋的这个沙漠地带的绿洲区域,可以看到基本上集中在三、四、五这三条标准的论述,包括体现了阿拉伯半岛的文明水平,以及农业和谐发展的关系。其实澧阳平原就是这样一个独特的自然特征,所以才能够导致一个稳定发展数千年的稻作文明的持续,自然环境也是非常重要的,我确实有一个想法或者建议,未来如果真正纳入审议路径的时候可以考虑不妨考虑这种人类关系的论述。阿拉伯的古城比如说有墓葬、水井、外渠、狩猎、采集文化向稻作文化转化的过程,城头山遗址发现非常丰富,丰富度上基本可以勾勒出一个文明社会的形态,所以他还是具有一定条件能够用这样的标准或者说申报要素去描述这样一个故事,在9000-4000年前在这样一个和湖山共生的平原地带繁盛着的稻作文明,并且延伸了非常繁荣的聚落,一直延续到今天,这个故事是可以讲得比较清楚。
    这个塔吉克斯坦的项目时间也是公元前4000-3000年,在这里他的手工艺很重要,体现了贸易的作用,还有他自己的特点,就是他的区位在文明交流的地方。
    还有比如说农业案例,我就不仔细说了。在和史前农业案例相比史前聚落不是很明显,交通、日常生活等方面的描述都是比较丰富的,比如说最早的美洲植物种植的地方,除了植物栽培痕迹以外还有艺术,还有打猎、生活定居转变为平时能更生活过程这样的一些论述,所以这对我们这个遗址的定位和未来要发现的东西有一些指导性的作用。
    刚才提到了这个遗址,用工具,还有排灌、农田、技术等等,我们的水稻之所以能够产生文明主要是非常复杂,需要非常好的平整土地以及对水的管理,而且需要很好的掌握节气,对栽培技术的严禁是需要口耳相传的,需要一整他技术,这种技术在那时候没有文字,他们通过什么方式传承下来的,非常重要。所以其实可以描绘这样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如果考古科学界发掘并不充足,需要更多的发掘后面更加丰富多彩的一些价值。
    可能跟我们对比的一个重要例子就是泰国这个遗址,是一个东南亚发掘的一个重要史前聚居地,年代并不是很久远,发现了4000多年前的规划道路和水牛,号称标志着东南亚稻作文明的开端,有金属工艺标志着手工业水平,还有陪葬品体现了物质繁荣与社会阶层划分,所以确实需要,比如说泰国目前并没有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印度,稻作遗址或者古城的对比。我们对比并不是比高低,比如说要比出谁是起源地,这是非常困难的,而且是一个无解的答案。我们有不同,我们的不同很重要,时间延续性从9000年一直到4000年延续不变,为什么用史前遗址群而不是用单一的城头山,这种聚落发展体现了人类重要的价值,如果用单一城制未来会面对很大困难,一方面跟国外的比较,一方面跟国内的比较,为什么选择一个城址,但是如果选择一个群落可能就很不同。因为如果时间延续性而且有人际关系,这么多聚落一起发展的规模性,这就可以保证在国内的对比研究当中是可以的,没有问题的。
    时间到了,不好意思,后面有一些总结性的结论,我想如果大家感兴趣也可以复制这个PPT,会后私下做一些研究。对于城头山来讲,澧阳平原史前城址群时间发展特征非常重要,作为一个群落应该是纳入申报对象的。人类聚居非常重要,不能只从一个稻作的角度去阐述而是要从城市的起源发展,甚至大规模城市群的发展产生而阐述他的价值。同时他的社会组织、社会结构、社会形态应该是必须要有一个描述,虽然这个描述不一定要很精确具体,但是必须有一个阐述,否则申报的遗产就不是一个文明而只是一个物质。
    谢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两场论坛的嘉宾主持郭伟民先生,也感谢所有嘉宾的精彩分享和演讲。接下来把话筒继续交给《财经》杂志社执行主编靳丽萍女士。
     
    17:30-18:00 聚焦城头山(30分钟)
    主持人:感谢刚才发言的各位嘉宾。下面,我们再次有请《财经》杂志社执行主编靳丽萍上台,为我们主持本次论坛的特别环节"聚焦城头山",有请!
    主持人:首先邀请参与讨论的嘉宾杜晓帆先生、邹应斌、郭伟民先生上台。
    由于时间关系,这个特别环节紧凑一点,今天一下午听了前面几个论坛,自己收获也很多,尤其是后半节论坛感觉很欧考古论证会的意味,其中看到澧阳平原的人们有一种愿望,城头山不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