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综合新闻

中国城头山世界稻作文明论坛

时间:2017-9-27 08:44:05 来源:未知 作者:未知 点击:39045次
仅是一个地理名称,是一个镇,更希望能够作为世界稻作文明的符号,以审议的方式把它固化下来,并且让国际和世界范围内都能够知晓。刚才前面两位学者报告,包括杜教授和张教授讲到审议的策略,请湖南省考古研究所所长郭伟民先生介绍一下,到底包括城头山在内的澧阳平原史前遗址躯是否有审议打算,做了什么准备。您的判断是牵头光明,道路曲折,这个怎么解释。
    郭伟民:实际上澧阳平原在考古工作以及澧阳平原史前文明审议是在长期的一个田野工作中提出来的,澧阳平原是整个长江中游考古做得最仔细最持续也是成果最多的一个地区,刚才张  瑾女士谈到的几个OUV,就是澧阳平原不单纯把城头山作为一个申遗的点,而是把整个作为一个申遗点,因为这个地方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要素,是从一个一般的聚落或者一般的遗址到城到遗址群的演变过程,这个演变过程中实际上景观也发生了变化,环境也发生变化了,人与自然的方式以及社会的复杂化、社会形态等等方面应该是多要素的见证了一个文明的产生、发展、演变的一个完整的,最后当然消失。实际上看到一个完整的文明社会形态演变的过程,所以我们觉得还是有重要的遗产的价值意义,对于人类解释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具有非常突出的OUV,突出的普遍价值。
    我们提出了很多年,在十年前湖南考古界有的专家有的学者提出要把澧阳平原作为一个申遗基础,这些年我们更加觉得条件慢慢成熟了,所以在这样一个时期里面,加上全国重点文化保护单位以及大遗址片区工作的实施,我们觉得这个时候实时开展澧阳平原的申遗是恰到好处的,正好是这个时期,所以我们提出一个建议。但是这个还刚刚开始,甚至还没有开过专家论证会,真正提出一个审议就是这个时候提出来的。
   
    主持人:因为申遗对大多数人来说确实是非常专业的技术性的一个探讨,从城市地域发展角度给郭所长也给杜教授提一个问题,我们知道有一些地方去进行世界文化遗产申报之后有一个动力,动力之一是为了发展当地的人文旅游环境,给当地的旅游产业增添一些要素。但是申遗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对文物要进行非常严格的保护,请两位谈一谈比如说申遗以及可能随后的旅游,人文旅游开展之间是否存在矛盾,怎么解决这个可能存在矛盾的问题。先请郭所长,然后是杜教授。
    郭伟民:现在的经验,城头山的经验能够提供一面镜子,从开始到现在这么多年一路走来,城头山的开发建设运营全国同类考古遗址里边做得最好之一,不是说最好,但是至少是最好之一,这样澧阳平原…
   
    主持人:您说的最好是文物保护还是产业发展?
    郭伟民:我觉得从保护到它的利用,利用当然包括了,保护就是更好的保护下来,利用就是旅游、产业等等这些,城头山做得相当不错。
   
    杜晓帆:因为世界遗产现在属于非常热门的话题,现在大家非常关注这个问题,上世纪末的时候尤其是行业内对世界遗产的概念不是很清楚不是很了解,这两年普通社会上的人不知道世界遗产的已经很少了。当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做世界遗产工作的时候包括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仅仅是希望能够为人类保留下一块,因为我们在当时的欧洲和美洲发展很快乐,欧美已经走入后工业化时代,他们带来的社会问题和今天的中国很相近,当时为人类划出这么两块自然保护区一样的,或者人文生态的保护区这样一个概念,当时并没有想到能够为各个国家的旅游或者是社会经济发展带来这么大的作用,但是今天世界遗产变成了旅游最好的金字招牌。
    但是也有一点,我们可以看到国际社会大多数考古遗址世界遗产,这个比例本身占得比较少,特别是世界文化遗产中间很稀缺的,过去大量宗教类、建筑类,建筑城市类的,考古遗址相对比较少,世界遗产本身来讲需要更多的这样一些遗址类的文化遗产进入世界遗产名录。
    也有另外一个方面,我自己的一个体会,我觉得考古遗址特别是史前文化的遗产地,如果想达到像其它的世界遗产旅游,当成一个城市的旅游资源看待的时候,这个会很难达到,就是能够促进旅游的发展,但是可能会和其它的地方相比不会像其它的遗产一样马上见效,变成一个遗址像一个旅游胜地一样,我觉得不能抱有这样的期待。
    最鲜明的例子就是周口店遗址,国家的第一批世界遗产,到今天周口店遗址参观人数大家可以想像的,一年的参观人数北京人口已经达到快2000万,常住人口,但是周口店一年德参观人数往往比不了故宫一天,故宫在2012年国庆节第二天18.2万人进入故宫,现在周口店一年游客数现在没有超过15万,贼这个和我们国家的人价值观,人类的起源或者对人类发展过程的兴趣,或者这个民族对这个关心不够也有关系。
    第一,不能单纯的考虑它为当地社会经济发展,考虑是否申遗,对我们国家人类的文明对我们国家的形成,或者对这个区域文明的形有这么重的遗址列入世界遗产,首先要肯定这一点,要做这种元素,但是不能仅仅期待做这个的目的是为了旅游或者什么,我想当地政府欧这种自觉。
    我们要做减法不要做加法,但是作为这样一些遗址,一般人很难看懂,那需要一些普通展示让更多人理解,这种理解必须建立在科学基础上而不是说为了旅游开发建设一些项目,这个是我们需要申报世界遗产前期就要做好的工作。
   
    主持人:像刚才郭所长说的澧阳平原遗址群申遗现在也是在一个建议阶段,如果对未来人们旅游有一定吸引带动旅游,可能需要更多的人去讨论这个问题,包括现在有关方面其实把旅游和文创结合在一起考虑,比如在遗址本身上尽量保护它,在衍生品或者其它的方面考虑文化创意的可能性,这个本身值得需要长时间再讨论了。
    最后一个问题请教邹教授,您刚才介绍的环节非常技术,是水稻栽培技术,现在问你一个有关文理的问题,今天的主题是这样的,世界稻作文明,在更大纬度来看,中国也属于一个转型期,很明显的例子就是农村人口大量转移到城市,劳动力也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这个转型期本身对于稻作文明为主的农业文明有什么样的影响,希望您能够结合澧阳平原您自己的亲身经历谈一下。
    邹应斌:澧阳平原,特别是今天上午看的城头山稻作文化,不仅仅是代表澧阳平原代表长江流域代表南方多数地区,在澧阳平原特别是通过城头山稻作文化的发源地或者中心给我们留下了很多宝贵的文化遗产,特别是近代比如上世纪80年代发现水稻的时候,澧阳平原创造了两季稻,这个是劳动密集型非常高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